儿童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背叛1楔子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23:51 阅读: 来源:儿童袜厂家

这世界上用无数庸碌之人,我江涛,也不过是其中一个。

尽管在旁人的眼中,我是市一中的高材生,父亲是企业高级领导,母亲是一

中金牌教师。家庭富裕而美满,自己也称得上争气。

但我知道,除了在强势母亲的压迫下填鸭学习之外,我并没有任何一项值得

称道的地方。

我的朋友不多,可能是因为我不善言辞,过于冷漠。

有些不学无术的二流子学生辱骂我,整蛊我,我也从不反击。

他们为我冠以懦夫的名头,却不知我对他们晦暗的人生不屑一顾。

我骄傲敏感,却又因为外表的瘦小平凡而些许自卑。

清晨,闹钟嘈杂刺耳的穿透耳膜将我从梦中唤醒,我麻木的套上母亲亲手缝

制的毛衣,抓起床头厚厚的黑框眼镜。模糊的世界清晰起来。

厨房的玻璃门里,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在忙碌着。

我面无表情,转身走进卫生间,掏出小鸟排泄着膀胱里淤积的废水,冲水,

洗手,洗脸,刷牙。

无趣的生活日复一日,当我打开门,坐到餐桌旁。简单而又清香的早餐整整

齐齐的摆在我的面前。

母亲坐在对面,全神贯注的剥除水煮鸡蛋的外壳。

我拿起筷子,夹起炸成金色的莲夹送入口中。油脂的香味和莲藕的爽口完美

结合在一起。

享受美食,当真是人生为数不多的乐趣。

一只白嫩的素手递到我的面前,圆滚滚的鸡蛋在柔夷上轻轻晃动。

「小涛,慢慢吃,妈妈今天送你上学,不要着急。」

我接过鸡蛋,塞进嘴巴里快速的消灭。

坐在对面的女人优雅的挖起一勺燕麦粥。放进那对涂着淡粉色唇彩的唇瓣里。

王玥,三十九岁,市一中高一历史组组长,省学科带头人,特级教师。

在教育事业上,她是一个成功的女人。同时,作为一名教师,她兼具才气和

品德,是人人交口称赞的好老师。

她厨艺高超,容貌冷艳,对家庭忠诚,对儿子温柔慈祥,是一个合格的贤妻

良母。

然而,在我的眼中,她却更像是一个仇人。

在我六岁的时候,不顾我的苦苦哀求,将我最喜欢的小奶猫送给别人。九岁

的时候,将我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上百张卡片扔进了垃圾桶,在我整个初中生涯

里,压榨着我周六周日的空余时间疯狂补习,在我十五岁,和那个怦然心动的女

孩走到一起的时候,强行出面将我们分开。

所以,我恨她。

尽管我知道,她对我的爱是那么的真挚和无所保留,无论是在雪夜里,背着

高烧的我跑完几里路,脱力的晕倒在医院病房外。还是在我做出错误选择时,严

厉的指出我的错误并督促我加以改正,甚至那衣柜满满的,母亲亲手缝制的一件

件毛衣。都透露着母亲对我的爱。

不知道是青春期的多愁善感,还是与生俱来的叛逆感。我感激着母亲对我付

出的一切,却还是痛恨着她从没真正聆听过我内心的呼唤。

她给的太多,但在我看来,这些都不如懂我。

母亲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内里的白色毛衣衬托着她娇嫩的脖颈。紫色及膝

裙下,不透肉的深黑色丝袜勾勒着美熟女略显肉感的笔直腿型。

我坐在副驾驶位上,忍受着母亲的唠唠叨叨。眼睛看着窗外变换的市景,心

绪早已飞向天外。

市一中很大,甚至不比一般的大学小,我在停车场外看着母亲撅着浑圆的肥

臀在车里费劲的拿着东西,一股怪异的情絮萦绕在心头。

玉手轻拍我的肩膀。

「小涛?你在想什么呢,走了,上课了。」

我回过神来,跟着妈妈向教学区走去。

清晨七点的校园人声鼎沸,偶尔有学生和老师同母亲打招呼,我跟在一旁默

不作声。

路人眼中的艳羡我看的一清二楚,经常有同学说,羡慕我有一个好妈妈,我

知道,他们的言下之意是羡慕我有一个美熟女妈妈,而不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

这一切我早已厌倦,每个人都在说「我的母亲如何如何。」可是我呢?又有

谁关注过。

好不容易有一个美丽的身影愿意走入我的心房,用爱融化我冰封的心,可还

是被母亲毫不留情的赶走了。

我真的很恨妈妈,甚至想报复她。只是缺乏勇气和能力,所以这一切都被埋

藏在心里。

坐到座位上,我掏出课本平摊在书桌上,双眼看似盯着书本上的内容,实际

上却是在发呆。

我擅长伪装,装作一副好好学习的乖孩子模样,尽管别人都说我是努力的学

生,其实我知道,努力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是一个真正的天赋型人才。

打游戏,上黄网,谈恋爱,这些大人们眼里坏孩子的恶习,我一样不拉,除

了不沾烟酒,不惹是生非外,我和那些混子还是挺像似得。

我的同桌旋风一样的冲进教室,大马金刀的坐在我的身旁,干瘪的书包里鼓

起手机和充电宝的形状。

「嘿,涛哥。作业让我抄抄,我昨天又玩嗨了,顾不上写作业。」

我斜了他一眼,这货回家压根不带书本,天天背着个空书包回家。作业本什

么的都在他桌子上放着。不过我也懒得吐槽,随手拿出一个本子扔到他手上。富

二代嘛,混就完事了。

我的同桌李光华,一个富二代,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整日里向我吹嘘他玩

过多少各种各样的女人。

说实话,我个处男和他并没有太多共同话题,他舔着脸和我当朋友,我大概

也能猜出来,他对我的母亲具有一些不可描述的邪恶想法。

可这又如何?以我对母亲的了解,她不可能放下尊严,接受一个比她小得多

的男孩子。

思来想去,母亲既不缺钱,又不是整日里无所事事,不是打麻将就是去按摩

保养的贵妇人那么空虚。对于教书育人这件事,她是充满兴趣和活力的。

一会,母亲拿着本书走进教室,她坐在讲台上开始低头看书,拿着支红笔勾

勾画画。时不时的又同学上去问妈妈问题。

我无力吐槽,历史这种纯记忆的学科哪来的那么多问题去问老师。但是嘛,

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男学生想站在冷艳美熟女教师身边,近距离偷窥她精致的容

颜,闻她散发着栀子花香气的清香秀发,顺着她高耸的胸脯意淫她包裹着黑丝袜

的美腿,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常常想,如果不是道德的枷锁为母子划下不可逾越的鸿沟,我是否会对母

亲熟透的身体产生男女之间的感情。答案是非常可能的。

我胡思乱想的熬过一节又一节课,夜晚的放学铃声响起,我才悠然转醒。同

桌奇怪的看着我「我的学霸大佬,你今天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

我勉强一笑:「没事啊李少,早点回去吧,我可能身体有些不适,得早点睡

觉养养精神。」

李光华摆摆手,潇洒的走出教室。

我整理好书包,等母亲为最后一个问问题的学生解答完毕,跟她一起离开教

室。

高跟鞋发出「哒哒哒」的响声,我跟在母亲的后面窥视着,婀娜的身子像一

朵摇曳的牡丹花般绚烂,裙摆下若隐若现的臀印勾引着男人们的欲望。

走到停车场,我打开车门径直坐了上去,将书包抱在胸前掩盖着裤裆鼓囊囊

的凸起。

母亲转动钥匙,打开发动机。车里亮起昏暗的黄色灯光。

「小涛,今天上课的时候你怎么有些心不在焉,何老师给我说,她叫了你三

四次才起来回到问题,结结巴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侧过头看着母亲精致的侧颜,明亮的眼睛注视前方道路状况,小巧可爱的

耳垂让人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舔弄。快速张合的红唇不知在说些什么,我竟有些

痴了。

原来,妈妈是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啊。

「小涛?小涛?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和妈妈说话?」

母亲关切的看着我。

汽车停在离家不远的十字路口,红色的信号灯挂在半空中。

我转回来脸,低着头说到:「没什么,可能是昨天没有休息好,有些困倦吧。」

妈妈埋怨道:「又是中午没睡觉吧,你们寝室里有个爱折腾的关系户,你不

要理他,别和他一起玩,有机会的话,妈妈给你换个宿舍好了。」

「你说的是,李光华?」

「除了他还有谁,教育局领导亲自塞的人,要不那种小混混怎么能来我们一

中上学,整天吊儿郎当的,和老师唱反调,谁要是他的家长,真是倒霉透了。小

涛你可不要跟他学坏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人家赶着送着跟我交朋友,我总不能拒人以千里不是。

回到家,我拒绝了妈妈给我做的宵夜,洗了个澡钻进寝室。

趁着妈妈上厕所洗澡的功夫,直接打开了电脑。

凭着记忆力,默背出论坛的地址,打开了一个国内外拥有大量忠实用户的黄

色网站——第一会所。

我喜欢浏览这个论坛的自拍区,文学区,影视区。在这里,我化身狼友,为

论坛里的各路大神出谋划策。

李先生,这是一个知名用户,自拍区的大神人物。号称人肉推土机,每个月

都能贡献出大量的精品大作,从稚嫩的中学女生到火辣的性感少妇,无一不臣服

在他大肉棒下婉转呻吟。

我随手在几条更新的色文评论区留下回复,没过两分钟,叮咚一声收到一条

私信。

李先生:「诶呦,大军师上线了。最近这段忙什么大事呢?」

浪子郭嘉:「老李啊,最近没什么精力,懒得登录网站,可能是有些乏了吧。」

李先生:「咱哥俩双剑合璧,天下无敌,你可不能弃我而去啊。」

浪子郭嘉:「呵,听你这语气,最近又盯上什么猎物了?」

李先生:「军师懂我,最近我看上了个大美人!诶呦,馋死人了,快帮我想

想办法,让我给她当场拿下!」

浪子郭嘉:「又是女老师?你按上次那个女老师的套路来不就完事了吗?」

李先生:「我的军师啊,这次的目标可不是刚出大学的实习老师,是个三四

十岁的熟透的大苹果!」

浪子郭嘉:「嚯,人妻啊?你现在口味越来越重了,老女人都想吃啊,你直

接送上去,说不定人家老草就爱吃你这嫩牛呢?」

李先生:「我的哥!别拐着弯损我了,你是没见过好看的熟女,虽然她儿子

都跟我一般大了,但是还是让我鸡儿梆硬。」

我哑然一笑,谁说过我没见过美熟女的,再美还能美过我妈不成?

浪子郭嘉:「来,兄弟,说说看,那女人有什么特征,我给你分析分析。」

李先生:「首先,她是我的班主任,身高一米六八左右,胸大腿长屁股翘,

还贼喜欢穿丝袜,那小脚踩着高跟鞋,每次敲击地面,都跟踩在我的心里一样

……」

浪子郭嘉:「打住打住,我对那女的没兴趣,说点其他的。」

李先生:「哦,这个女的三十多岁,是我班主任兼老师,儿子和我一般大了,

同班同学。她挺有名的,算省里比较厉害的老师,最主要的是,这个臭婊子处处

针对我,经常找我的事,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非得让她跪在我屌下痛哭流涕才

能出气。」

浪子郭嘉:「家境怎么样?一般当老师的基本不缺钱,但也不怎么有钱,你

砸个几万,打她一炮。」

李先生:「兄弟,她脚上穿的的高跟鞋,两千多,一只。你说人家是缺钱的

主吗?」

我点点头,看来是行不通浪子郭嘉:「性格呢?强势不。」

李先生:「妈呀,那也太强势了,你是不知道她训我的时候。就跟要杀了我

一样。」

浪子郭嘉:「大吼大叫?泼妇啊。」

李先生:「那倒不是,她其实挺温柔的,军训的时候还自掏腰包给我们买水

买冰淇淋吃,说教我也不带脏话,苦口婆心的,差点把我说哭了。」

浪子郭嘉:「就这你还对人家怀恨在心,想把人家肏的死去活来?」

李先生:「一码归一码啊,兄弟,好女人谁不想拥有。你不觉得把这种贤妻

良母型的女教师调教成人尽可夫的贱母狗非常有挑战性吗?」

浪子郭嘉:「你别说,想想还挺刺激。」

李先生:「大军师,计将安出?」

浪子郭嘉:「我跟你分析分析,你感觉一下。听你的描述,这女人应该比较

温柔,但不是没有主见的人,社会地位比较高,还不怎么缺钱,她一个老师也没

什么经济来源,那说明她老公一定很有钱。而且她对你感官还不好,曲线救国太

过于曲折,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不过有些冒险。」

李先生:「怎么个操作法?我不怕冒险。」

浪子郭嘉:「下药,迷奸她。」

李先生:「卧槽,大哥你怎么不智取了,这次这么粗暴吗?」

浪子郭嘉:「没办法,像这种美熟女,只能先征服她的肉体。才能继续征服

她的心灵。要不人家凭什么放着多金的老公,美满的家庭,满意的工作不要,冒

着身败名裂的风险跟你个狗学生搅和在一起,失心疯?这个年纪的女人现实的很,

爱情不是她们需要的。你明白吧?」

李先生:「那我为啥不直接霸王硬上弓,直接强奸了她,迷奸和奸尸一样,

无趣的狠。」

浪子郭嘉:「知道你老李有能量,不怕违法乱纪,但是能安全点是点不是?

你找个机会,喂她点药,拍个裸照,然后威胁她,如果敢声张,就把她的照片散

在学校每个学生手里,她一个女老师,被学生迷奸了,就算她不管不顾的要弄死

你,她的名声也臭了,至少没脸在你们学校混下去了。所以我断定,她应该会忍

气吞声,不敢声张。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先生:「军师大才,老李我佩服,佩服。那之后呢?」

浴室的水声渐渐消失,我意识到母亲已经洗完了。连忙回复一句浪子郭嘉:

「先把这步完成了再说,随机应变啊,我还有事,先撤了,下次再联系。」

敲完这行字,我关闭网页删除记录,关闭电脑。跑到门边将门虚掩,一个剑

步飞扑到床上,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过了半分钟,一双温暖的手帮我捻平被角,湿润的嘴唇轻轻吻到我的额头

「晚安,宝贝,祝你做个好梦。」

她悄悄的转过身,小心翼翼的碰上房门,裹着浴衣的曼妙身子消失在门缝里。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背后,一双明亮的眼睛痴迷的盯着她的背影。

我伸出不安分的手,握住一柱擎天的小兄弟,脑子里满是母亲温柔的笑靥。

「哦,妈妈,我要你……」

时间过得飞快,半个月就这样匆忙的过去了,不知为什么,那个李先生一直

没有更新作品,我就当他作死的强奸了那个女人,然后被抓紧局子里被人爆菊好

了。

周五不用上晚自习,妈妈说她还有个教研组研讨会要开,就不用我等她了,

我背着书包独自一人回到家中。

打开绝地求生,玩了两把游戏,漆黑的夜幕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了一片漆黑之

下。

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这么晚了还没回来,百无聊赖的我又打开第一会所,浏

览着各色各样的自拍视频。

突然,网页右上角弹出一封私信,我点开一看,发信人是李先生。内容很短,

只有两个字,附带一张图。

我下载着图片,反复琢磨着「成了」二字的意义。

点开图片。

女人狼藉的下体上用红色水笔写着专用肉便器的侮辱字样,写下文字的水笔

笔直的半插在女人褐色的菊花中。

沾满精液的黑色丝袜团成一团埋在女人被干的外翻的大阴唇里,黑色袜尖上

结块的白色精斑是如此刺眼,一个灌满白液的避孕套就光明正大的放在女人的小

腹上。

我一拍手,忍不住的叫好浪子郭嘉:「老李,你他娘的可真是个人才。」

过了一会,李先生回复到李先生:「肏她妈妈的,真爽,就等明天的结果了。

只要不是法院传票,或者拿着居留证的警察上门,我们就成功了。」

我抽出两张纸巾,抹干净喷射的液体。

浪子郭嘉:「祝你好运了,兄弟。」

肚子呼噜一声,哎,真是饿死了,怎么妈妈还没有回来?

我拿出手机,在联系人中找到妈妈的号码拨打过去。

「喂」

「喂,妈妈?你怎么还在加班,什么时候回家啊。」

「哦,妈妈开完会,改了改作业,马上就回去了。」

妈妈的声音有些沙哑,略为带着点哭音。

「妈妈,你刚才哭了吗?」

沉默片刻,母亲笑到:「没有没有,妈妈刚才喝水呛到了,对了,小涛想吃

什么呢?妈妈给你买好吃的。」

为了庆祝我的网络好友成功的手,我不假思索的说道「那就吃红焖大虾吧!」

「好,小涛先写作业,妈妈这就去给你买,就这样吧,拜拜。」

「嗯,一路平安,我在家等你。」

我嘻嘻一笑,今晚又有美食可以享用了,趁着妈妈没回来,再对着这张照片

再来一发吧!

侠行天下ol

战魂西游官方版

397彩票

女神危机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