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舅妈的不伦亲情14-【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08:15 阅读: 来源:儿童袜厂家

第十一章

我看了下手表,从我出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妈呢。怎么她也不给我电话

和微信。我拨打我妈的电话,无人接听。姥姥在家估计早睡了,我不敢打扰她。

只好飞奔饭店而来,包房里已经没人了,服务员说走了有一会儿了。我有点懵,

如果我妈回到家,肯定第一时间给我电话啊。看来她还没回去,那么我哪儿去找

呢。

我下了楼,沿着从饭店回我家的路上,时间也不算晚,人还是不少,可是就

是不见我妈的踪影。我心想可别是喝多了给迷路了,也顾不上三七二十一了,拨

院长的手机,也是无人接听。看来两人一块失踪了??我快速回了趟家,果然没

人,姥姥被我惊醒了,问我妈呢,我含糊说了声在便利店买东西,就又出去了。

楼下的全家隔壁有家小酒吧,我猛然发现我妈和院长两人竟然坐在露天的座

位那里喝饮料,看起来两人兴致勃勃地还在聊天。我想了想,没有打扰他们,跑

到便利店里,里面的临时座位正好可以看到他们,院长背对着我,我妈是正面,

只见我妈在酒精的作用下更显得娇媚,跟院长也是聊得兴起,一会儿捂嘴笑,一

会儿低头的。我心里骂了院长几句狗日的,平时看挺正派挺靠谱一人,没想到也

是个御姐控。

把老妈弄丢的警报解除了,我又得发愁我的钱的事,现在上哪儿找那么多现

金呢。而且万一老板就是打定了让我去干那啥的主意,我这还钱还有意义吗?唯

一的办法只能又从学校下手了,得在学校层面拦住这件事,哎,想起上次嫖娼的

事已经是整得没面子了,这次还得硬着头皮求人,真是MMP 的人生啊。心里另外

突然有个念头,反正院长也不过是这种人,也许离开学校也反而是个好事吧。可

是眼下这关怎么过,我可是真的没办法了。

思来想去我只能硬着头皮找舅妈了,我拨通了舅妈的手机,看着院长和我妈

在我眼皮底下谈笑风生,想着我自己是走投无路,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舅妈

接电话了,声音很慵懒,像是没睡醒。我硬着头皮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但今天见兰姐的故事没提,就是说因为还不上钱可能要被人家捅到学校去了。舅

妈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说小一你看上去挺善良挺阳光的一个孩子,我还真没

想到你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还打架欠债,本事不小。我只好是是是对对对地听

着。我舅妈沉吟了一下说,你于伯伯今天出国了,估计要呆一段时间了,我也联

系不上他。我觉得那酒吧做个生意求财不求气,何必要赶尽杀绝呢,你是不是还

有什么瞒着我。我一身冷汗,但兰姐讲的故事我绝对不敢提啊,提了估计舅妈要

和我绝交了。舅妈见我不肯说,也不便再问,就说我这办法还是有,待会儿你保

持电话畅通,有人会给你打电话,你把事情告诉他就可以了,他会处理。

等电话的这段时间有点漫长,中间小薇给我打了个电话,向我撒娇问我想不

想她,我忽然想起今天兰姐说的话,就很匆忙地跟她说,我在陪我妈往回走,把

电话挂了,再三道歉,小薇哼了一声挂了。

电话终于来了,接起来却是一个声音很甜美,感觉似曾熟悉的女子。我正在

想这人是谁的时候,电话那头说「小一啊,这么快把我忘了啊,我是于伯母。」

我当时心情是很愤懑的,觉得舅妈这个人太多事了,什么人都给牵扯进来了,

还嫌我不够丢人吗?

那边于伯母没有察觉我的心情,只是笑着说「小一啊,你先别担心,你的事

舅妈大致跟我说了,我也不关心具体什么事,我就问你一件事,你说的这家酒吧

叫什么名字,开在什么路上。他们的老板姓什么,你如实告诉我就好。」

我老老实实如实相告,那边似乎有笔和纸的声音,好像还听到有舅妈的小声

复述的声音。

于伯母在电话里复述了一遍后,很亲切地跟我说「小一啊,你不要有心里负

担,这件事对于伯母是小事一桩,你该上班上班,该干吗干吗,这件事就忘了吧,

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连声称谢,挂了电话。

我长出了口气,既然于伯母这么斩钉截铁地答应我,那肯定就没事了,不由

得暗自庆幸这事竟然峰回路转有了神奇的转机。

这时候一抬头,我妈和院长不见了,服务生在收拾桌子上的饮料杯,看来是

刚走不久。我蹭的一声站起就想往外走。等等,收银台前面赫然就站着他们两人,

我赶紧站到货架后面,以货架为掩护,偷偷地暗中观察。

我妈和院长挨得非常近,头发都稍有点乱。难道院长要在便利店给我妈买礼

物?这也太扯了吧。哦,还好,他们是买了两瓶水,诶?他们不是刚喝完咖啡吗?

怎么这么快就渴了,跑到这儿来买水来了。院长买的是苏打水,我妈好像是果汁,

我妈拧了一下没拧动,院长接过去拧开来,递给了我妈,我妈一脸感激的表情。

我靠,这个太装了吧,我妈是女汉子啊,力气不比我小多少。

他们转身出去了,转身的时候我发现院长竟然帮我妈拎着包,还有一个纸的

褐色拎袋,拎袋上的品牌似乎是Burberry. 他们走得很慢,但我不管,心想反正

这段路才小几百米,爬也爬过去了吧。院长像是不经意地,把手搭在我妈的肩上,

我妈装作随手地整理了下衣服,摆脱了,院长有点尴尬,讪讪地拿回了手。

走到楼下,我妈和院长握手告别,我看院长舍不得放我妈的手的样子,握了

很久,然后院长不知说了什么,我妈低下了头,然后院长走上一步,轻轻抱了一

下我妈,我妈一直没抬头,院长低头吻了下我妈的头发,我妈挣脱出来,扭头跑

进楼道了。院长傻乎乎地站了一会儿,自行离开了。

我等到他们走远才自己刷卡上楼,想了想,现在一楼抽了根烟,翻了下手机,

好多小薇的微信,都是在问我干吗,说她自己这两天都在整理房间洗衣服。还有

问我晚上有没空,能抽点时间陪她吗?有去看电影的建议,也有建议说去酒吧喝

酒什么的。最后是舅妈的微信,意思是让我放心,于伯母已经找人去打招呼关照

了,然后一段语音,说于伯母以前在文化局还是什么工作,和工商税务市场管理

这种圈子很熟,一定可以搞定的。

我上了楼,看到那个Burberry的拎袋在茶几上放着,我偷偷看了眼,应该是

围巾什么之类的,我也不懂。我妈在洗澡,我是实在尿憋得慌,就直接冲进卫生

间了。虽然淋浴间有浴帘,但我妈没拉上,我跑进去就尿尿,我妈一边骂我一边

手忙脚乱拉浴帘。这是我长大来第一次看到我妈的裸体,虽然是在水雾下朦朦胧

胧的,也只看到背影,但感觉对一个这个岁数的熟女来说,还真的是很曼妙。可

能是年轻时锻炼充分的原因,线条分明,曲线优美,就像小薇的身材,只不过我

妈的屁股可是比小薇丰满太多了,简直大了两个数量级,从侧面看到的半边乳房

也是饱满鼓胀,充满诱惑。

我在她的骂声中不敢久留,赶紧尿完去洗手,发现我妈把内衣都脱在台盆的

边上。乳罩在下面,上面是内裤。我好奇地拎起来,淡紫色,丝质,非常轻薄,

还有漂亮的蕾丝边,想象这件内裤穿在我妈的大屁股上,真是诱惑万分。诶?内

裤裆部好像有点粘乎乎的,我用手去摸,湿了挺大一片,里面有点粘乎乎的,但

没有颜色。我罪恶地把它拿起来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下,一股女人发情特有的骚味

扑鼻而来,与其说难闻不如说是一种很诱惑的刺激,我觉得我的下身非常无耻地

硬了。

水停了,我赶紧放下她的内裤,抓紧洗手。我妈从淋浴间里露了一个头出来,

说你帮我拿条浴巾去,我进来急忘记了。我心里切了一声,心想我要不回来你就

光着出去了吗?嘴上还是答应,把我的浴巾拿来递给我妈,顺口问了一句妈你什

么时候回来的啊,我给你打电话不接啊。我妈有点心虚小声地说,我早就回来了,

看了会儿电视,现在累了,洗澡睡觉。

我没吭声,回了自己房间,把门关上,和衣倒在床上想心事。这时候微信视

频突然响了,我一看是兰姐,就赶紧接通了,兰姐那里的背景一看又是某个包房,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去的那个。

兰姐看起来一点都不沮丧,反而比较兴奋,像是为我高兴似的:「你小子可

以啊,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搬动重量级大佬来摆平这事了。我们老板来电

话了,说你是惹不起的主儿,之前的所有事都一笔勾销了,以后不提了。」兰姐

抽了口烟,继续说「原来你是扮猪吃老虎啊,故意来套路我的?不过姐姐我对你

更有兴趣了,你什么时候来拿你的8000块,我陪你聊聊」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信封。

我大概也是一脸茫然 冷漠的表情,没有兰姐预期的冷静,沉着或者得意的

样子出来,兰姐有点意外,但又挤眉弄眼地说「弟弟你想不想姐姐啊?姐姐连续

跳了两场,腰和腿又酸了呢」然后故意把手机往胸前和下面放,让我看她的低胸

的乳沟和下身的短裙与网眼丝袜,还故意扭了扭腰。我发现她的上衣换过了,低

胸很薄近乎透明的背心,里面感觉都没有乳罩,只是乳贴,因为看到一团的肉,

却看不见乳头。腰是整个露在外面的,看到她的漂亮的肚脐眼。我都一礼拜没有

过了,刚才刚消停下来的阴茎马上又硬了,兰姐在那边淫媚地笑,然后压低声音

说,至于今天说要帮忙的事,可是仍然有效哦,你现在没负担了,可以考虑考虑。

我正在兴奋头上,脸不由地红了,都说男人在排空精液前智商是0 ,我几乎都有

答应她的冲动了。我看着她视频里的曼妙身材,忍不住把手向裤裆里伸去。

这时候门梆梆响了一声,我妈象征地敲了下门,就咣的一声冲了进来,手上

端着装着洗好的衣服的面盆。她看到我一脸慌张,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摸在下身

处,脸红了一下,皱着眉说,你这小孩在胡搞什么啊。

我赶紧挂了电话,我妈已经穿过我的房间去阳台晾衣服了,这个小房间阳台

和主卧是连着的,我根本没想到我妈会从我的房间去阳台,但想想主卧里我姥姥

已经睡觉了。这真是始料未及。我妈一边晾衣服,一边大声地问我,你的内裤要

洗吗?要洗的话脱下来扔到地下。

我也大声回答:不用,要洗也我自己洗。我妈一边拉展衣服,一边口里说着,

不讲卫生!我妈回到房间,踢了我的掉在外面的半截被子一脚,没好气地说,快

点去洗澡,把衣服脱下来给我。

我挠着头坐起来,说别催啦,我自己去洗,脱下来衣服我会扔在台盆边上的。

我妈脸上露出一种半是惊讶半是愠怒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把要说的话给咽

下去了,掉头就走。

洗澡的时候一直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兰姐的事,小薇的事,夹杂在一起,

理不出头绪,但好歹是惊险过关。想到晚上我妈的那些古怪,又产生了一种奇怪

的感觉,好像生平第一次把我妈当成一个女人来看待,想到晚上兰姐的挑逗,持

了一个多星期斋的下身迅速充血硬起了,洗完澡还是硬撅撅地不肯下去。外面很

安静,我穿了条沙滩裤就往外走。不料我妈正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把我吓了一

跳,赶紧把高高翘起的下身给捂住。

我妈瞟了我一眼,感觉像冷笑了一声,又把眼神回到电视上,问「脏衣服呢」

诶,对,我又回去把衣服拿出来。一边嘴里嘟囔着:「看电视也不开声音,吓死

人」

我妈已经换了一件吊带的丝绸睡衣,胸脯饱满地顶着衣服,乳头轮廓都都几

乎可见了。我妈好像发现我在盯着她的乳房看,从我手里夺过衣服,往洗衣机里

扔,她弯腰的时候肥白的大屁股翘起来,薄薄的睡裙紧贴在臀部轮廓上。纳尼?

我竟然没有发现内裤的轮廓?我妈下面竟然是真空?我贪婪地看着她的结实匀称

白皙的大腿和露出一小瓣的臀部,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刺激,难怪院长那个色狼神

魂颠倒。我妈那充满了成熟和诱惑气息的丰乳肥臀,简直是天然召唤男人欲望的

春药。我妈在扔我的衣服进去的时候下意识地闻了下衣服的味道,但大概突然想

到我是大男人不是孩子了,红着脸皱了下眉。这个动作的诱惑几乎刺激得我把持

不住,我赶紧夺路而逃,奔回自己房间。

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色狼院长,染指我的妈妈。

周一去了正常上班,我暗中观察了下,院长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又被他

差使跑来跑去,周一当天有好几个新的教师报到,我得把这些人工作生活全摆平

了。院长把外边租的所有公寓的钥匙全交给我,所有外聘的教授级的,需要安排

的,都由我带过去。

下午1 点半是小薇第一次去家教的地方上课,她找的这家在浦东靠康桥那里

了,相当远,她又是路盲,就央求我带她去。我问院长请了一小时假,开车送她

过去。路上小薇很开心,有说有笑,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让我每天送她去。我

认真思考了下,拒绝了她,如实跟她坦白说,这车是舅妈的父亲借给我的,我舅

妈和舅舅看来就要一拍两散了,到时候人家再客气我是不合适再收这个人情了,

到时候我也得地铁公交地干活。小薇哦了一声,若有所思,默默地看着窗外。我

觉得气氛太沉闷了,就问小薇,一礼拜除了五次上门家教,其他的时间干吗,小

薇头一扬,说玩啊。放假了怎能不玩。我哦了一声接不了了。小薇低下头抚摸着

自己的手机,说她研究了下我们学院研究生招生的简章,对英语要求很高,她想

去报个英语专业的提高班,去强化一下。我觉得这时候我应该表个态的,但我不

知道怎么说,就没吱声。

到了目的地,也是个高档的别墅区,小薇一定要我陪她上去一下,我勉强答

应了。这家只有母女二人在,妈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女儿大概也就是六七年级

样子,虽然个子挺高,但满脸稚气。妈妈介绍说家里父亲忙得很,成天满地球飞,

没空带孩子,感谢小薇帮忙云云。小薇介绍我是她的男朋友,也是大学老师。这

个妈脸上闪过了一丝疑问,我马上说今年刚毕业留校的。简单聊几句,我就打算

撤了。对方妈妈提出如果跑得辛苦的话,也可以让小薇住在家里,反正家里加上

保姆一共才三个人,还都是女的,小薇若有所思,没有接茬。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先告退了。

这天晚上,我妈正式和我谈了谈,一个是买房子的事情,一个是找女朋友的

事情。我妈问我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我没承认也没否认。我妈不依不饶,继续追

问,我只好说有个大二的小女朋友,我妈很不高兴,哼了一声,说你现在要考虑

的是结婚的对象,不是找什么小女朋友玩玩的。她毕业的时候谁知道飞哪里去,

你这时间浪费得不值。我有点赌气,说谁知道处别的女朋友也会不会是浪费时间

啊。我妈口气软下来了,说我不管你们的关系。你于伯母和你们院长都和我说了,

要负责给你介绍合适的女孩子,我没有其他特殊要求,就是如果人家安排相亲了,

你就必须去。说完我妈窃笑了几声,说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清楚,没什么准主意

的,见一个爱一个的,指不定哪个女生强势点,就把你扭过去了。

说到房子,我妈已经抽空去摸过市场了,其实那个时间段市场上可以买的楼

盘并不多,几天下来就看遍了,就一个字:贵!我妈还是倾向于买套二手的,哪

怕远一点,先有个窝再说。我不怎么上心,觉得买房结婚之类的事情离我还很远。

现在每天跟个小跑腿的似的,将来的事业在哪儿飘着还不知道呢。院长下午找我

谈过话,表示一开学就任命我做学院办公室副主任,我知道主任有行政级别以我

资历绝对没戏,副主任虽然没有行政级别,也不是校管干部,但至少是个官,可

以多拿些津贴和补助。可是我心里还是有点难过,要不是东莞那点破事,我应该

留在自己学院里搞科研了,虽然钱也多不了多少,但至少我有用武之地。现在可

好,自己学院里的老师们都以为我是走后门去当官去了,看我的眼神都有点神奇

了。做这个副主任吧,我也没打算贪污腐败的,要不是为了这个破户口,有几毛

钱意思。

姥姥有点呆不住了,一直在问什么时候回,我妈总是借口在帮我看房子和办

事。其实我知道我妈本来只请了一礼拜假的,偷偷地延了一周。这两天晚上,她

总是在晚饭后一个人出去散步。每次回来都是脸通通红的,说是走累了,一回来

就奔进去洗澡,我知道院长那家伙也住在我们这块周边,我妈十之八九是和他私

会去了。想到这里我也挺郁闷,这么大的长辈了,也不能丁关根。敲打敲打吧,

我又嘴巴比较笨,把握不住分寸。不过也还好,每次出去幽会,也就是个把小时

的事情,我估计也做不出什么事。只好由着她了。

小薇跑了两天,路远确实受不了,就接受了学生妈妈的建议,住到她们家去

了,说好了周一过去周五回来。

白天兰姐曾经给我发过消息搭讪,我现在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看到她来撩

就头疼,狠狠心拉黑了。

周四快下班的时候,我正在整理单据报销,院长跑出来跟我说,今晚他有个

商务应酬,就在学校里的xx园。示意我可以回家了。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点不

太好的预感。我哦了一声,说我还有点事没做完,弄好了就回家。院长看了看我

在忙的事,没有说话,管自己走了。我发现这小子打扮得油头粉面,还喷了香水,

心里鄙夷了他一下。这时候我突然觉得做事都没有动力了,每天忙忙碌碌伺候着

一个打我妈主意的色狼,算什么玩意儿。我赌气地把他的几张发票团起来扔到废

纸篓里去,剩下的胡乱订了一下,就下班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给我妈打电话,她跟我说她饭已经做好了,晚上有个战友聚会

要出去吃饭,吃好就回来。我跟她说妈你等等我,我马上到家,开车送你去。我

妈连连说不用,说别人已经帮她把车都订好了,马上就到。

快到家的时候舅妈给我电话,说听说我妈和姥姥后天回老家,她打算明天下

午过来趟,尽尽心意。我满脑子想着我妈的事,心不在焉地胡乱接应了几句,舅

妈可能觉得奇怪,问我是不是不方便,我说不不不,完全没问题,你就是今天来,

立刻来,我都热烈欢迎。舅妈笑着说我贫嘴,我说这个还真不贫嘴,有种你就现

在来。舅妈不愿和我斗嘴,啪的把电话挂了。

回到家我妈已经不在了,屋子里都能闻到她的刺鼻香水味,胡乱吃了几口饭,

陪姥姥聊了会儿天,姥姥看电视去了,我回书房玩手机。意外发现我妈的手机丢

在我的书桌上。我出来问我姥姥,是不是我妈没带手机。姥姥平静地表示不知道,

反正走得很着急。我想我回来都快一个小时了,估计也不回来拿了,我试着解锁

她的手机,用我的生日很容易就解开了。

我的心脏一通狂跳,有一种重大发现前的期待,又想看,又怕太刺激受不了

的矛盾感觉。我用颤抖着的手点开了微信,院长的聊天果然被置顶了。我想了想,

在电脑上挂了电脑版,然后导出她的聊天记录。另外用工具打开。

【上周日,吃饭那天】院长:娟姐你到家了吗?(妈的,在楼下分的手,装

什么洋蒜?)

我妈:(微笑)就上个楼的事情。感谢院长今晚的招待啊。

院长:娟姐你太客气了,什么招待不招待的,是你赏光给我面子。以后叫我

小秦就好。

我妈:不能这么说,你是小一的领导,一直照顾他,我也感激的。

院长:没有没有,今晚和娟姐一会,感觉如沐春风啊。

我妈:你到家了没有?你说你家住的近,可以走回去的。

院长:嗯,回到家觉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好像今天有点醉。

我妈:我觉得你还好啊,前面看你喝得挺厉害的,但喝完酒跟没事一样,谈

笑风生。

院长:大概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和你聊得开心,感觉比喝酒还陶醉。

我妈:(害羞表情)你在取笑我这个老太婆吧。

(隔了一会儿)

我妈:小一回来了,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注意别着凉,早点休息。

(很长时间未发言,应该是我回来,我妈洗澡那段)

我妈:小秦你还在吗?

我妈:小秦?

我妈:小秦你没事吧?

(又过了一会儿)

院长:我没事儿,刚刚在沙发上不小心睡着了。

我妈:哦,没事就好,我还有点担心呢。喝那么多,也没个照顾的。

院长:娟姐你对我太好了,不过我一个人久了,自己能习惯。

我妈:洗衣做饭这些你也自己来?

院长:嗯,当然。不过今天的衣服有点舍不得洗。

我妈:为什么不洗?浑身都是酒味吧。

院长:今天衣服上都是娟姐的味道。

我妈:你这太油嘴滑舌了。

院长:我平时挺腼腆的,今天可能是有点多了,不好意思啊。

我妈:说都说了,假惺惺地道歉。

院长:和娟姐特别投缘,聊得很开心,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娟姐你呢,你没

嫌我啰嗦吧。

我妈:嗯,还好。

院长:娟姐你在干吗呢?

我妈:洗衣服。

院长:衣服上是不是沾了烟酒的味道了。

我妈:不是,衣服还好,头发上有酒味了(害羞)

院长:我闻到你的味道,有点忍不住,就亲了亲你的头发,你太美了。

我妈:什么味道,是茅台的味道吗?(捂嘴笑)

院长:是美女的味道,漂亮的味道。

我妈:你又来了,我不聊了,晒衣服去了,你赶紧洗洗睡去吧。

院长:那好,我洗澡去了。

(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时间很晚了)

院长:娟姐睡了吗?

我妈:嗯,还没。你怎么回事,还没睡?

院长:我洗好澡更精神了,都有点睡不着。

我妈:明天不是礼拜一要早早上班的嘛。

院长:一直在回味今天的事,睡不着。

我妈:对了,跟你说下事,小一今天晚上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刚才

我晾衣服路过他房间,看到他好像在跟什么人视频。

我妈:而且……好像是那种有点冲动的意思。

院长:小一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有个女朋友也很正常吧,男人的渴望应该

有个渠道,否则不好。

我妈:我感觉不像是女朋友,小一别是跟着什么人学坏了吧。

院长:那这个我注意观察一下,你不在的时候我关照着他。不过对于男孩子

不要管太严,一个人单着,也是很难受的。

我妈:你不也单着的吗?你和家人就不聚?

院长:什么家人?现在这样子不是很明了吗?不过我有我的原则和眼光,我

只看我欣赏的人。

我妈:那你找到了吗?

院长:截止到昨天晚上之前,还没有我妈:你又拿我开玩笑。

院长:我是真心的,不信你问小一,我的为人怎么样?

我妈:好吧,我信你一回,你赶紧睡吧,我今天也累了,休息了。

院长:嗯,我可能还睡不着,自己去看会儿书,你先休息吧。

我妈:还看书?这么勤奋?

院长:虽然挂个院长名义,但我是做学问的,不是官僚啊。

我妈:嗯嗯,你自己注意点,别不知不觉睡着,给着凉了。

院长:我经常锻炼,身体好得很,现在这个天气,就这样睡一晚都没事。

我妈:你又绕着圈子胡言乱语,我不说了,睡觉,晚安。

院长:晚安,美女。

这些记录看得我百爪挠心,正要继续向下,手机突然响了,是舅妈的电话。

「小笨蛋,你在家吗?在干吗?」舅妈很兴奋的声音。

「当然在,我在陪我姥姥看电视呢」我还在想我妈的事,顺口答道。

「你等着,我再有10分钟到了」舅妈得意地笑了「你以为我不敢来找你吗?」

「你开什么玩笑啊?」我给震惊了下,注意力才回来。

「我来看看我的三姐和前婆婆,不行吗?」舅妈挑衅地说「好好好,当然可

以,不过我马上要出门了」

「什么情况?你要躲着我?」

「不是不是,我妈出去和人吃饭去了,我去接她回家」

「不带我一块去吗?」

我心想,带你一块去,事情就搞大了,立刻严词拒绝。

舅妈很不情愿,说那她在附近转转,差不多了再上来。

我逗她:「你不是来看婆婆的吗?怎么外甥不在就不上来了?」

舅妈把电话挂了。

我顾不上这事了,我妈已经离家大概接近两个小时了,事不宜迟,我得赶紧

动身,我揣起她的手机,出门行动。

路上我还在想我妈的手机怎么不响,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起来一听,是我妈的声音。

「小一啊,今晚和几个战友聚会,吃完饭可能找地方坐会儿,晚点回去」我

妈的声音好像有点醉意。

「妈,我舅妈今晚过来了,来看你和姥姥。」我赶紧找个由头。

「是吗?妈的手机没带,不知道啊。你告诉她我外面待一会儿就回去」我妈

有点意外,但好像听上去有点心事了。

「妈,要么我来接你吧」我故意问「别别别,我这儿都吃完了,就旁边坐一

会儿就走,你在家陪舅妈吧。」我妈急得声音都有点变了。

我敷衍了下,把电话挂了。

我加油门往学校赶,虽然我打了几年排球,搞得肌肉反应比大脑神经反应要

快了,但幸亏不是用头顶球,智商还残存了一些。我估计出院长那个小子安排在

学校吃饭的目的肯定是饭后去他办公室小坐。我犯不着满世界地去找他们,直接

去办公楼就好。我手里捏把汗,这回可千万不能赌错啊。

我把车停在体育馆旁边的停车场,然后步行走到我们楼下,我们那层楼的灯

光还黑着。我犹豫了下要不要上楼查看下,想也还不至于那么不讲究吧,多半是

还没吃完饭。我穿过草坪,到大广场前的休息椅坐下。这里正对校门,左侧方向

是xx园,右侧是我们办公楼。夜已经比较深了,又正值暑假,路上基本没什么人,

视线很好。

我打开我妈的手机,继续看她的微信。出乎我意外,除了第一天晚上他们聊

得火热,后面的聊天记录很少,还都是院长说的多我妈说的少,不过还是看出了

一丝蛛丝马迹。

【周一中午】

院长:娟姐在吗?

(长时间地没理)

院长:娟姐中饭吃了吗?想和你商量件事。

我妈:院长你好,刚才在忙不好意思。

院长:现在方便了吗?我电话里跟你说。

我妈:好。

(大约2小时后)

院长:我和小一谈过了,他表示服从安排,没什么问题我就这么办了。

我妈:谢谢你啊,诶?小一这么快回来了?

院长:可不快,走了快两小时。

我妈:哦。

院长:我猜啊,他是中午陪女朋友吃饭去了吧。

我妈:什么?他在谈恋爱?什么样的女朋友啊?

院长:我也不清楚,感觉像是。

我妈:哦。

院长:晚上的演出真的不去看了吗?我好不容易要到的票。不去可惜了我妈:

确实不好意思,今晚有安排了。您找别人吧。

院长:是其他的亲戚朋友吗?可以一起来啊,票子的事情好安排。

我妈:不是,我真不去,以后有机会吧。

(晚饭后,那时候大概我们还在家庭会议)

院长:娟姐在吗?

(5分钟后)

院长:娟姐在吗?

院长:你方便接电话吗?

(半小时后)

我妈:我在了。

院长:这么晚了,还在忙?

我妈:也没忙什么的。

院长:你有空出来散步走走吗?对身体好,我就在你家附近。

我妈:(惊讶表情)你在附近?

院长:我最近都在锻炼身体,少开车多走路,这个时间段一般都是慢走的,

正好逛到你家这里来了。

我妈:(点赞表情)好习惯。

院长:那出来一起锻炼,互相监督促进嘛。窝在家里很闷的吧。

我妈:我才没有窝在家里,我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确实累了。

院长:走走可以解乏的。

我妈:身体累倒是其次,晚上和小一谈心谈得不顺,心里有点烦。

院长:那正好,我可以做你的倾诉对象,我是搞教育的,对孩子心理略懂一

些,也许能帮上忙。

(5分钟后)

我妈:你还在吗?

院长:在在在,我在昨晚的咖啡座喝咖啡。

我妈:那我下楼来陪你走走,不过我不要喝咖啡了,昨天喝了一点,晚上都

有点太兴奋,睡不着。

院长:没问题,走走散散步,回去还有助睡眠。

(一小时后)

院长:娟姐你睡了吗?

院长:娟姐你在吗?

院长:你要是睡了,就早点休息。

【周二上午】

院长:娟姐在吗?今天是出门还是在家啊?

(没回应,快中午的时候)

院长:娟姐我今天在市区里办事,你要也在发个定位,一起吃个中饭?

(1小时后)

我妈:我今天在浦东,太远了,就不麻烦了。

(3小时后)

院长:不好意思,刚在开会没看到,今晚咱们继续饭后百步走?

我妈:说真的我今天还真的有点走不动了。昨天就有点走得累了,感觉不是

散步是行军了。

院长:我提议坐下休息会儿的嘛,你又不肯。

我妈:小一还在家等我,我不太想在外面休息了。

院长:大概我们聊得挺投缘的,我不知不觉走得远了。

(沉默)

院长:对不起了,今天不会了。

我妈:不用说对不起,其实我也挺喜欢走走聊聊的我妈:其实昨天都是我在

说,让你笑话了院长:我挺爱听你说的,听不腻。

我妈:老太婆的唠叨了,有什么爱听不爱听的院长:什么啊,声音清脆好听,

像小姑娘一般。

我妈:像小姑娘说明就不是小姑娘院长:唉,我说不过你,反正就是我自己

的感受,特别喜欢。

我妈:(捂嘴笑)现在觉得不是清脆好听了吧。

院长:我不敢多说了多说多错,今晚到时候继续,我打你电话。

我妈:好的,不过不要太远太久,腿疼。

(晚上)

院长:娟姐,今晚是你厉害,我走不动了。

我妈:我看你是装的吧,才多点路。

院长:可能白天累的,今天开了一天会。

我妈:我知道你是怕我累,我心领了。

院长:你可能对我有误会,我只是想坐下来聊几句而已。

我妈:我不太想这么晚喝酒,抱歉了。

院长:所以说是误会了,你之前说不喜欢喝咖啡,就点了鸡尾酒。

我妈:没事的,我看你喝也成。

院长:我可能累了,酒精容易上头。

我妈:我是觉得你有点醉了。

院长:嗯,心里应该没醉,所以说话还是真心的。

我妈:都说酒后吐真言,看来没醉说的还是假话呀。

院长:我又说不过你了。

我妈:说不过就别说了,早点休息吧。

院长:你洗澡了吗?

我妈:正要去洗。

院长:那赶紧的,小心着凉我妈:你又胡说八道,不理你了,晚安院长:冤

枉啊。

院长:娟姐你别误会啊。

院长:娟姐,在吗?

院长:好吧,娟姐好梦,晚安。

【周三晚上】

院长:娟姐在吗?散步走起。

我妈:今天都打两次电话了,还没聊够么?

院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我妈:那是你贫嘴院长:微信打字累,晚上见面聊吧。

我妈:不去,我过几天回去了,家里帮小一整理点家务。

院长:一点锻炼的时间总要留出来的。何况你今天没出门,正好活动活动筋

骨。

我妈:好吧,什么时候呢?

院长:我已经在楼下了我妈:(惊讶)你这么快?稍等我会儿

(深夜)

我妈:我回来后想了一会儿,明晚我不去吃饭了,这几天天天往外跑,陪我

妈和儿子的时间太少了。

院长:这个局我约了好久,好容易明晚才凑齐人,都是咱**军区在沪的战友,

挺不容易的。

院长:大家都冲着你的面子聚起来的,别人缺席可以你不方便缺席呀我妈:

我还是不去了,军区战友想聚容易得很,现在有微信了,想约人很方便。

院长:上海约一个不容易啊。

我妈:我在上海临时呆几天而已,没所谓的,你们自己聚吧。

院长:后天我大概也要出差了,你走我送不了你,明晚就算是饯行吧。

我妈:吃饭可以,酒我就不喝了,你也少喝点。

院长:哎,战友聚会怎么能不喝酒,不现实。

我妈:你这人喝起酒来疯话太多……

院长:是我不好,不过我觉得你还挺爱听的。

我妈:你这么说我就更不去了。

院长: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我这人腼腆,喝了酒后大概比

平时健谈点。

我妈:腼腆你个大头鬼啊,喝不喝酒都滔滔不绝的。

院长:你要讨厌的话我就不说我妈:还行吧。

院长:那明晚这事说定吧,一晚上了,你还在纠结。

我妈:好吧,不过我吃完就回家。

院长:行,我保证,到时候我送你。

我妈:还是让小一接我下吧。

院长:指不定到几点呢?让小一等多不合适。

我妈:那到时候再说吧。

院长:好的。你答应来吃饭,我挺高兴的,我们就明晚见一面,下次你来就

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我妈:下次来我不告诉你了,省得你一直缠着不放。

院长:我觉得你也还挺喜欢被我缠着的。

我妈:什么话?我不去了。

院长:别别别,我闭嘴,我不说了,明晚见吧。

我妈:明天我再决定。

院长:诶呀妈呀,这都是要我命呀我妈:吃不吃饭跟要命有关系吗?

院长:现在你就是我的命呀。

我妈:又胡说,我不说了,先睡了。

院长:那你得答应我,不然我睡不着。

我妈:睡不着就睡不着吧,关我什么事?

院长:你答应了,我就睡着了我妈:那就勉强答应你吧。

院长:我太幸福了,明晚见。

我妈:睡了,晚安。

我看得气血上涌,又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兴奋。我恨恨地把我妈和院长的微信

聊天记录全删除了,都觉得不解气。我点了根烟,试图平息下情绪。这时,只听

到xx园那边传来人的谈话声和脚步声,在这个时间点的校园里听起来特别响亮,

我赶紧掐掉烟站起来,果然有四男一女五个人并肩往路口走过来,其中一个还穿

着军装,我妈走在中间,像众星捧月,从步态上看起来好像也没喝得烂醉,不过

这帮人酒量好得很,喝多了也看不出来的样子。我藏身在路灯阴影处,观察着他

们的动向。

我正在犹豫去不去迎上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校门口附近了,这时好像院

长用手指着我们办公楼,好像在建议去坐坐什么的,好像大家都在摇头,示意要

直接回家了,从校门口的停车场开出两辆车,三个人上车,道别,走了。只剩下

我妈和院长两个人。

我的心跳一下加快了,感觉自己随时会冲出去,带我妈回家,可是好像又迈

不动脚步,一种巨大的好奇心在驱使我继续观察下去,静观其变。一个声音在我

脑海里说,他们喝醉了,你又没醉,你随时都可以出手,一切都来得及。

在建筑的掩护下,我离他们越来越近,到几乎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地步,院长

并没有乱来,他只是轻拍着我妈的肩,像是建议她上去喝茶醒酒,我妈一直在摇

头,但院长一直在坚持和诉说,我妈抬腕看了下手表,非常轻地点了点头。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我的心几乎从胸膛里跳出来了

封仙传奇

兵器少女单机破解版

武林外传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