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央企走出去绝对不能机会导向

发布时间:2021-01-25 16:32:07 阅读: 来源:儿童袜厂家

央企“走出去”绝对不能机会导向

在圆桌讨论环节,《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和诸位嘉宾围绕央企怎样“走出去”这一话题展开了多维度的探讨。  央企走出去最关注的是什么?  杨燕青:各位均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实践者、关注者,在这个过程中,你觉得最关注的点在哪?  王彤宙:中央企业怎么样做世界一流,实际上与国际化程度很有关系。一个企业如果国际化程度不高,做到世界一流是很难的。当然国际化也包括国内的国际化和国际市场的国际化。此外,还应该注意不可抗力的风险化解。化解风险,有对抗化解,还有合作化解,还有许多方式化解,但是很重要的一条,合作是永恒的主题。  索索:中国的发展方向与世界大部分跨国经营相反。一半跨国经营是这个企业已经做起来,有一定的品牌,然后走出去跨国发展。中国的方向是有点反,我们在品牌和创新方面有一点不同,中国最好的优势是中国的市场非常大。结论就是其实大而欠强不一定是劣势,接下来,特别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金融危机造成以后的机会,对于国企来说是难得的。  黄清:两点关于企业的,第一是企业在国际化的时候要注意四个化,一个是国际化战略思维;二是全球化的资源配置;三是多元化的企业架构;四是和谐化的各方关系。  第二是,我们过去“走出去”关注资源、人员、机械、制造四个方面,未来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技术、品牌、团队、渠道,技术,就是为了创新。  葛顺奇:中国“走出去”的增长幅度特别迅速,而且已经引起世界的关注。2010年中国对外投资位居第五,未来的潜力在哪儿?中国“走出去”的潜力是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位。这是总体的格局,如果你去比较它的行业、布局和投资方式和投资动机,就有很大的启发性。第二,我们不要陷入500强的陷阱,不能简单而论。第三,企业走出去需要政府的支持,但企业和政府的边界需要明确。第四,国际投资是解决当前贸易摩擦最根本的途径和措施。  程军:“走出去”需要预防风险。首先要科学投资。需要了解什么时候做尽职调查,什么时候做当地的法律环境问题调研,什么时候做可行性研究等等。二是科学投资讲究规律,这个规律是实质上的规律,包括掌握当地的市场规律和当地的法律规范。总之,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做好脚踏实地的调查研究,掌握当地的情况,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预防经济上的风险、法律上的风险,甚至是政策的风险。  战略导向还是机会导向?  杨燕青:中国企业“走出去”应该是战略导向还是机会导向?  黄清:央企“走出去”,绝对不能机会导向,哪儿有钱赚就到哪儿捞一把,这不行,央企必须要战略导向。说到全球化的资源配置,我们要利用全球的金融资源、人才资源来实现全球化的过程。说到多元化的企业架构,要整合央企、地方国企、民企走出去,要整合产业资本、金融资本一起“走出去”,要整合中国的资本和国外的资本一起“走出去”。  王彤宙:应该综合起来看,有机会没有一个企业家不去抓的,肯定是在战略的覆盖下,没有战略这个企业恐怕也不会“走出去”。  葛顺奇:战略上既有企业的战略也有国家的战略,如果一个企业仅仅是追求战略,没有投机性的行为,那么最终它只是一个国家的企业,它也做不好,如果仅仅是追求利润的企业的话,而忽视到其他方面的,国家的责任和社会的责任,这个企业也做不大、做不强,关键是看在哪些方面是采取战略的方面,哪些方面是机会策略。  走出去如何顶层设计?  杨燕青:“走出去”是否需要顶层设计,如果需要的话,这个顶层设计的架构大致应该怎么搭?  黄清:我们国家应该加强对企业“走出去”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要加强协作、加强协同,要避免恶性竞争。要搞项目的联合和整体推进。我们一到那个国家都单打独斗,这容易吃亏。  葛顺奇:一个企业“走出去”以后,要不被歧视,要得到公平待遇,要享受公平待遇,必须通过国际框架,类似于投资的条款、投资的准入条款、争端解决等等一系列问题,还有新出现的问题,劳工问题、环境问题、气候谈判问题、政府采购问题等等非常尖锐,根本不是企业做的,也做不了。需要通过国家的平台,通过双边和区域的条约,来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给它提供保驾护航的协定。  社会责任: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短板  杨燕青:怎么看待央企在走出去过程中,不断学习如何承担社会责任?  程军:企业的社会责任,具体来说是在境外怎么样加强与社区的沟通,改善民生,提高劳工的福祉,保护环境,这恰恰是我们中国企业的短板。如果中国的企业要去做世界的公民,做全球的眼光,有社会责任,首先不要忘了我们应该学会世界的规则,应该放弃国内固有的观念,改变一些观念,提升一些意识。尤其是要有法律意识,而且,我们要与媒体保持良好互动,好多项目恰恰是由于媒体的炒作,把中国企业的形象弄得很不好。  葛顺奇:过去企业的逻辑讲求一是对股东负责,二是利润最大化,这两个很有道理。但是,企业更重要的是有几个利益相关者,他们是消费者、生产链条、关联企业、当地政府、当地的社区。企业必须对利益相关者负责,就是尊重劳工、尊重消费者、关联企业、社区和政府都要考虑。  黄清:从我们“走出去”的实践,我们有四点体会:一是要树立长远的发展观念,建立完善的企业社会责任的工作体系,注重环境保护,参与当地的事务。第二,加快本土化的进程,实现利益共享。第三,提升软实力、掌握话语权。第四,要保持低调。古语有云“满招损、谦受益”。  索索:跨国经营当中其中一块就是承担社会责任,大部分跨国公司至少表面上追求的不仅仅是经济的利润,也有社会的效益。  王彤宙:中国企业“走出去”,正人先正己,我们企业的行为和员工的行为要端正,你提供的产品不仅要合规,还要得到用户的满意。员工行为,不管是在工作的现场还是社会上,还是你在什么位置,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为你所在的国家和社会负责。这是最基本的社会责任。  前瞻走出去  杨燕青:各位嘉宾可否用一句话总结央企“走出去”所有的得失教训以及对未来的前瞻?  王彤宙:“走出去”提升国际竞争力需要全社会的合力和全社会的关注。  程军:进一步加强某些制度和机制的学习,尤其是防范风险领域的。  张秋生:“走出去”要弄懂世界地图。  葛顺奇:在“走出去”问题上,企业、政府是同联体,要各自发挥自己的责任,才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黄清:中央企业“走出去”提升国际竞争力需要全社会的理解支持,特别是需要今天会议的主办方,像《第一财经日报》这样的主流媒体和像中国经济出版社这样的主流出版社支持。  索索:西方的经济社会环境的变迁,真正给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了最好的环境,接下来的十年是中国企业在世界舞台上形象改变的十年。

装修照片

成都装修价格

137平米装修效果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