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山东昌邑西永安村近200亩葡萄面临减产或绝产四合木

发布时间:2020-10-19 03:21:53 阅读: 来源:儿童袜厂家

山东昌邑西永安村近200亩葡萄面临减产或绝产

临近7月,本该是昌邑市都昌街道西永安村的葡萄即将上市的时节,然而今年该村的近200亩葡萄因使用问题药肥面临减产或绝产,直接经济损失近400万元,近50户种植户欲哭无泪,而农药厂家山东省得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却矢口否认,也拒绝赔偿。6月16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探访。

果农反映

人家的快上市了

自家的如芸豆粒

眼看7月要来了,本该是昌邑市都昌街道西永安村葡萄种植户最忙碌也最高兴的时节,然而种植户马秀荣好好侍弄的5亩葡萄却有点不对劲,因为这些葡萄迟迟没坐果。

“我发现葡萄长势不对,果粒较往年同期小很多,去邻居家棚里看了看,人家的葡萄比我家的要大几倍。而且我观察了一下,我家的葡萄蔓根部呈现干红色,还没到成熟期,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绿色的,我立马意识到肯定是出问题了。”马秀荣说,葡萄落花、落果也很严重,这绝对不正常。

看着棚里本该成熟上市的葡萄成了大片“垃圾”,马秀荣不停地叹息,抽着闷烟,无心干活。记者看到,大棚里的葡萄虽然结了果,但果粒只有芸豆粒那么大。马秀荣的妻子刘金萍告诉记者,按照往年的经验,早红葡萄在本月底就可以上市,大小应该比现在大5倍。

看着邻居家即将上市的葡萄,马秀荣欲哭无泪,刘金萍也无心干活,急得直掉泪。这些天,一看到葡萄棚她就落泪,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记者探访

近50户受影响

损失近400万元

马秀荣种葡萄已经7年,算是老果农了,但面对这样的情况,他百思不得其解。马秀荣最初以为是自己管理不善造成的,但一打听得知村里不只他家的葡萄没坐果,还有近50户葡萄种植户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其中有19户果农的葡萄今年面临绝产,绝产面积达66亩,其他的种植户也大部分绝产,总受害面积近200亩,直接经济损失近400万元。

记者了解到,西永安村的葡萄2011年注册了“山永牌”商标,后来又取得国家绿色食品A级质量认证,成为市场上的佼佼者。村里近200户村民种植葡萄,葡萄产业成了该村的经济支柱。

16日上午,19户面临绝产的种植户聚集在一起,大家满脸的愁容,抽着闷烟,心里有苦难言。其中一位种植户马福顺的3.5亩葡萄已经绝产,直接经济损失近10万元。他告诉记者,他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肥料钱、膜钱还欠着账,本想葡萄上市能接着还上,但是血本无归的结局让他不知所措,棚里也暂时荒置。

刘乃波今年是第四年种植葡萄,3亩葡萄颗粒无收,损失近9万元。“从农历正月里就开始忙活,覆膜、施肥、浇水、整枝等工序全需要人工操作。”刘乃波说,每天凌晨4时就要去棚里,一直忙活到晚上7时才回家,越是刮风下雨,越要往棚里赶,夏天还要顶着近40℃的高温在棚里工作,辛苦一年就是盼着葡萄丰收,如今成了泡影。

刘新会的4亩葡萄也绝产,直接经济损失近10万元。面对无法挽救的结局,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更无心干活。

原因 与所使用的药肥有关,微肥用量超标

这么多户都出了问题,还不是管理的问题,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葡萄突然绝产呢?种植户们开始怀疑,问题是不是出在药肥上?据果农介绍,他们都使用了“山东省得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药肥。

记者了解到,4月中旬,葡萄开花之前,果农们从位于该村西南角的“得峰1 1”供货商刘天红处购买的药肥,种植户按照供货商提供的剂量和方法使用。5月初第一次膨果期,种植户发现葡萄穗粒严重脱落,穗粒少,而且果粒坚硬发育不良。当时果农们向供货商反映了情况,厂方先后两次给出“解药”,但是没起到缓解作用,反而加重了“病情”。

刘天红表示,他代理山东省得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的品牌已经5年,之前没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作为本村的种植户,他也是受害者。他多次跟厂方交涉,但至今无果。“我每天睡不着觉,感觉要被压垮了。”对于农药问题,刘天红不愿多谈。

6月7日,昌邑市农业局接到果农的反映后立即组织潍坊市农业局、潍坊市农业科学院、潍坊职业学院的有关专家,对部分受害葡萄种植户的大棚葡萄进行了鉴定。调查结果表明,所鉴定的葡萄出现异常现象与所使用的药肥有关,微量元素水溶肥料S-P-6、得峰D06、微量元素水溶肥料-高锰均未取得肥料登记证,津河链霉素未取得农药登记证号,且微肥用量超过正常用量的2-3倍,从而引起对葡萄的严重危害,所调查种植户大棚葡萄叶片基本正常,果粒少、坚硬,异常穗率100%,基本无商品性。也就是说,受害果农今年的葡萄都无法上市,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

种植户刘乃成

损失的最为严重

儿子学费成问题

51岁的刘乃成一直坐在角落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闷烟,眼睛里充满血丝。他种葡萄已经7年,是损失最严重的果农,直接经济损失达18万元。去年第一批葡萄上市20元/斤都不愁卖,今年价格也不便宜,可满心的欢喜如今成了无尽的苦水。

7.5亩葡萄是刘乃成一家四口的唯一经济来源。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怎么收回本来,而是儿子的学费问题。16岁的儿子即将上高中,各种费用加起来近1万元。老刘本来盘算着等葡萄上市了,费用就没问题了,谁知却遇上这事。想到这些,老刘禁不住掉下眼泪。“像我们这样的老农民,就是靠种地过活,这不是要人命吗?”老刘气愤地说。

老刘说,种葡萄不容易,建大棚、种小苗,3年才能见果。每年光承包费一亩地就得1100元,再加上人工费、农药肥料费、覆膜费等,一亩地的成本就在6000元左右,他家7.5亩地光成本就得4万多元。“今年,我浇了8遍水,每棵葡萄树都精心护理,起早贪黑地干,换来的却是两手空。”老刘潸然泪下。

厂家

不承认不受理

伤了果农的心

据果农们介绍,从事发至今,山东省得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一直没有露面,并对此事予以否认。这让多年使用该公司产品的种植户们感到寒心。

“我们这一家四口都靠种葡萄吃饭,这一下子血本无归,日子该怎么过啊。”刘乃成无奈地说。事发之后,厂方至今不承认,甚至都没来看过。前几天,他们一起去山东省得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讨公道,但是公司把牌子都摘了,关门不理。

“我们都是老果农了,用这个公司的药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厂方这种态度实在是不应该。”马秀荣气愤地说,他们曾经想过私了,要求厂方每户每亩赔偿5000元,但是被厂方一口回绝了。

“我们的要求并不高,5000元也只是包地、覆膜的钱,比起损失来,只是九牛一毛。”马秀荣说。

刘乃成拎出装着近20万元的红袋子给记者看,他说,这些钱都是村里的乡亲们东拼西凑借来的,用来打官司。“老百姓维权不容易,我们只希望讨个公道,希望相关部门能出面帮我们讨个公道。”刘乃成无奈地说。

16日下午,记者拨通了山东省得峰生化科技有限公司的电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并不能断定致使该村果农绝产使用的药肥是该公司所生产的,而且也不能肯定供货商刘天红出售的一定是该公司的产品。

贵阳男科医院怎么样

上海癫痫病专家哪家好

成都治男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