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创造101王菊粉丝狂欢48小时自复盘郭帅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6:34 阅读: 来源:儿童袜厂家

王菊应该是第一个我参与投票的选秀节目选手了。做我们这一行的其实很少会痴迷哪个艺人,因为采访多了之后,艺人下一句要说什么我们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做艺人要遵循的套路太多,不按理出牌的人太少。而选秀节目更是套路中的套路,所以我每次遇到选秀节目的通告,基本上就知道,OK,走流程随便问几个问题,然后拿车马费走人。但王菊是我这么多年下来,光靠看节目就能产生好感的选手。因为她的外表、说话做事情的方式和整个节目里的女孩都不一样。我在上一篇推送也写了,就算这是她的套路人设,她选择的这个人设也是最适合她的外表、性格和履历的。可见她有头脑。我喜欢有头脑的女孩。

她在舞台上的表现也说明她是个有实力的选手。衣品和妆容的水平也很出挑。

所以我算是她的天然粉。OK,废话少说,开始复盘我参与的整个事件。

一、发酵期

我算是从王菊一开始就关注到她的观众。不过前四期她的镜头不多,而且形象土黑壮,但还算真实,我怀着一种饶有兴趣的观望态度想看这个姑娘会走到第几期。

前四期网络上对王菊的评论基本上以嘲讽为主。包括后来猛推她的几位微博网红。5月13日第四期yami选择救王菊,网上骂声一片。但王菊在发言时的表现已经开始圈一小撮粉。

我也开始对这个勇敢表达自己欲望的姑娘产生明显好感。

第五期好感持续。因为几个微博网红开始捧菊,菊粉队伍开始壮大(估计有个两三千人?),但主要为gay群体和少数女性。有开扒王菊之前美照的公关稿出现,但反响不大,辐射人数六位数吧。

5月26日第六期王菊上场前,朋友圈已经零星有人给她拉票。y此时菊粉总数应该有五六千以上了,微博上网红开始力推最早的菊粉群文案、美工图片和菊言菊语。5月26日晚上9点左右,yami组演完之后,朋友圈开始流出王菊的“独立宣言”。我也因为王菊的表现,正式成为她的业余粉丝。朋友圈的媒体人士、时尚人士、明星经纪人开始赞叹王菊。涌现更多天然粉(估计当晚真菊粉数破万)。晚11点多,王菊重新成为了正式生,并产生了一条“重新定义中国女团”的金句。朋友圈开始小沸腾,吸引部分路人关注。

5月27日上午,王菊的视频截图开始在朋友圈和微博中度规模流传(辐射人数估计是七位数级别),全网尚未出现一篇总结王菊突然开始强力吸粉的文章。当然,我起床后就开始写了。

5月27日下午,王菊的视频截图开始大规模传播(辐射人数估计到达八位数了)、菊粉群拉票文案、图片也开始被新粉大肆转发,并吸引更多路人粉称为真粉。最早这批粉丝的质量都还挺高,主要是喜欢新鲜事、接受度高、审美较好的年轻人群,主要集中在文艺、媒体、设计、创意、公关、摇滚、嘻哈、平权等区域。晚上8点,王菊的全网真粉估计已经有2-3万,但全网曝光已经接近亿次级别。

我晚饭后发了一篇总结王菊圈粉的文章。基本上是公众号里的第一批。

27日晚12点多,我在微博上搜索王菊的群,开始入群。一共入了4个群,每个群当时人数不足100人。但增长很快,一点左右都已经破百。群内主要是gay和女生,不停发布王菊表情包和拉票文案。我也参与了投票。我活了三十几年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二、狂热期

28日早上,微博、朋友圈开始大规模出现关于王菊、菊粉的推送和各种图片、文字,辐射人数预计逼近二亿级别。路人粉越来越多。并且传出王菊成功晋级的消息。菊粉开始沸腾。

我进群比较早,目睹了这几个微信群半天之内迅速壮大到500人的过程。而且这样的微信群我相信全网已经有几百个。

这些群基本上都是微博上的菊粉互相打听,然后一个一个拉进来。最初的菊粉都比较单纯,大家都在绞尽脑汁地想文案,想名字,发表情包,发海报,互相分享,互相打气,为一个他们刚刚知道的女生,不惜发动身边所有的人(亲人,恋人,朋友,同学,同事,甲方,乙方,前任,炮友……),甚至各种陌生人(淘宝客服,快递员,外卖员,滴滴司机、漂流瓶、摇一摇、探探、blued……),海陆空全员出动投票。

因为比赛的投票通道6月2号才再次开放,所以投票主要是为了夺取几个赞助商品牌的广告曝光机会,其中最诱人的就是某微商品牌承诺的,他们将为点赞数最高的选手包下杭州的一列地铁广告。

菊粉们最初以gay居多,各大群里最活跃的也都是gay群体。当然,他们也会不由自主地把gay 圈的语言习惯和交友习惯带了进来。但随着菊粉群体的急剧扩大,王菊已经不仅仅是gay icon,她代表的是每一个不肯放弃自己的人。

很多菊粉说,他们不觉得自己是在给一个爱豆投票,而是在为自己的亲人投票,或者是为一个亲密的朋友,甚至,是为已经没有太多选择的自己投票。

他们希望能给王菊一个机会,也是送给想象中的那个自己一个机会。

让这个社会的审美观、价值观更多元化。他们所表达的,其实是一种对于社会空间和自身生存空间日趋狭隘、固化的焦虑感。他们想要打破这些现实桎梏,而通过给这样一个选秀选手投票,是他们唯一被允许使用的手段。

你如果在这些群里,一定会被这些热火朝天的热血场面所震撼到。这么多人,各种性别,性取向,年龄,职业,都在做同一件事情,让王菊出现在更多人面前。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人在如此同心协力地去争取一个其实并不属于他们的荣光。

这是一场群体的狂欢,它的快乐来自于一种不求回报的付出——有些菊粉会在群里茫然地问,菊会知道我们为她做的这一切吗?

更多菊粉回答:她会知道的,而且不管她知不知道,我们做了就够了。

这一天的王菊全网辐射人群应该达到3亿。真粉总数应该在5万左右了。

路人粉难以统计,但我觉得应该有几十万,但这些路人粉应该更多是跟风、看热闹心态。

随着全网影响力激增,28日下午开始有路人出现反感情绪,晚上这样的人数进一步增多,但全网99%左右的路人还是对王菊和菊粉表示好奇和好感。其他选手的粉丝开始流露明显敌对情绪,网络上开始出现挑拨离间几个人气选手的帖子。

菊粉群也不断出现混入群里的黑子、营销号媒体人等,伺机在群内寻找素材,截图外传搞事情。

28日晚上六七点,已经有一些大群结成矩阵,开始形成粉丝统一行动,包括:统一的群内规则,统一的对外口径,统一的投票文案、图片物料等。在面对黑粉、挑拨离间、路人反感等情况,开始出现统一的道歉文案,各群也开始发布公告,让菊粉适度传播,以免路人反感。。但拉票趋于白热化。各群菊粉完全进入狂热状态,大s向前冲的表情包成为打鸡血冲锋神器,各种文案、图片层出不穷,并且在选票不断快速增长情况下,投票口号也从“保三进二”变成了“拿下地铁”,要不断挑战新高——颇有点大跃进的意思了。

就是这种自杀式的传播,从28日下午到晚上9点多,生生把王菊票数从第9名拉到了第1名,并且与第2名的差距持续拉大。王菊的名字,菊粉的文案出现在中文互联网的几乎每一个角落。

29日上午,王菊以一百多万票高居地铁广告投票榜首,而且这个名字已经妇孺皆知。

之所以说是自杀式的传播,因为菊粉的基数其实远不如其他几位人气选手基数大。而这种一天之内的强拉,其实是在提前透支未来的路人粉。

但我觉得冒这个险也值得。因为根据网络热点传播规律,王菊这一波热点应该这一天就会到头,然后转入疲惫、冷却期。所以要尽量利用这一天的热度,让王菊的曝光度最大化。

三、疲惫期29日上午,王菊热点全网发酵到顶点,辐射人群预计达到五亿级别,真粉估计总数6-7万,全网热度开始回落。虽然还不停有路人粉表示好感和好奇,但反感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我觉得,差不多了。我停止了一切拉票的行为。

上午出现几个事件,一个是某家粉丝向地铁投票主办品牌(某微商护肤品)举报菊粉用不正当方式拉票,但被品牌驳回,认为王菊票数真实有效。同时该品牌董事长也发微博表示支持王菊。但我认为,这是一次借势营销。

因为微博、朋友圈开始有该微商品牌以王菊热点发展代理下线的帖子。

我个人其实并不是很看好王菊上地铁广告这件事。因为投票战线拉得很长,一直到6月13号,和其他几位真粉基数大的选手相比,王菊胜算不高,其次,投票奖励并不真的丰厚。地铁广告看似高大上,但是细抠字眼就能发现,只是“杭州”的“一列”地铁车体广告。我没跑过渠道,了解这方面的朋友可以大致猜想到这个“地铁广告”的成本和露出量级。总之,该品牌花费是值得的,因为这两天的全网有上亿人知道了该品牌。

而且,如果王菊一开始就和微商品牌扯上关系,其实不太利于她后期的个人品牌成长。

另外一个是改名事件。由于八组部分成员抗议“陶渊明”被菊粉滥用,以及部分粉丝担忧可能会引起官方注意,导致王菊受影响,几个大群联盟、护菊反黑组织也统一要求菊粉改名。

这件事遭到了最早一批菊粉、微博网红的抵制。虽然所谓的官方后援会声称“小菊豆”是王菊亲自认真的新名字,但不少人依旧不买账。菊粉的名字从“陶渊明”分裂成各种各样。菊粉的内部裂痕初显端倪,传统饭圈氛围开始出现,部分菊粉因此表示脱粉,并有各种黑粉、借势营销者在微博上表达对王菊、菊粉的diss。

王菊现象出现颓势。菊粉群的活跃度也明显降低。菊粉创造力也开始有枯竭趋势。29日下午,地铁投票榜第二名选手开始猛追,并以每秒150-200的涨幅引起菊粉重视。菊粉群重新活跃,但力度已经不如昨晚。因为可以挖掘的路人粉几乎已经消耗得差不多。第二名不断拉近距离,引发了菊粉群关于该选手是否刷票的讨论,也有人怀疑是主办方的操作。但大多数菊粉要求不要讨论别人和阴谋论,专心投票。

到这个阶段,我已经成为了一名佛系菊粉。因为朋友圈已经没有路人粉可拉。而且接下来,可以想象大众对于“王菊”这个名字的麻木和厌倦。

我认为为了一个不明确曝光度有多大的微商品牌地铁广告透支王菊的后续形象,得不偿失。

并且越来越多品牌、商家瞄准了狂热的菊粉,展开了蹭王菊热点求转发的营销活动。这些迹象表明,王菊在尚未正式出道、尚未获得流量红利变现之前,就已经面临被提前过度消费的危机。而商家在消费完王菊之后,王菊很可能后续价值难以维持。

所以我决定,之后每天仍然继续投票,但不再拉票。截止29日晚22点12分,艺人汪苏泷发布一条怎么给王菊投票的微博,获得超过15000次转发和60000多个赞,并让王菊再度出现在微博热搜话题。30日0:00,地铁投票因为系统问题停止投票,粉丝们主要力量转向了小*书和某牙膏品牌的投票通道。菊粉们开始在群内讨论,要不要自己众筹,为王菊承包北京、上海的地铁广告。

现在王菊已经成为节目中公众知名度最高的选手,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看她下期节目表现如何。如果表现亮眼,可能会再持续吸一波真粉。如果真粉达到10万级别,并持续增长到100万级别,王菊在比赛结束后直接出道不成问题了。

前提就是,在这之前,王菊不会被提前消费殆尽。

希望王菊在接下来的比赛里,不要膨胀,不要浮躁,让自己在舞台上更加耀眼。

也希望未来正式出道后,不论是组团还是solo,都能保持住真实的自己,持续推出真正的好作品,对得起这么多菊粉嘶声裂肺的摇旗呐喊。当然,这就不是菊粉和王菊能主要决定的,更多是资本和市场的运作了。

祝福菊能签下一个真正懂她、尊重她的专业公司,把她打造成一位真正的全民icon。

(为了保护群友隐私,本人没有截图。所有数据纯属个人猜想,不一定准确,期待更加准确的数据复盘。)

-------------------------

蜜马,潜伏媒体多年的娱记。平胸,大脸,爱吃肉,讨厌化妆、穿胸罩和穿高跟鞋。表面呆若木鸡其实脾气暴躁,喜欢年轻有弹性的小弟弟,但经常遇到中年已婚渣男。

rohs认证

深圳市卫生间隔断

工程剩余光缆

数码印花设计培训

相关阅读